發表留言
寫筆記
信息通知
昇降排序
堅守小倫卻廢棄大倫《微子18-7》第62課

課程簡介

孔子周遊列國時,跟隨的弟子子路落於後,於是向路上的老人詢問,有沒有看見孔子的去向?原來這位老人是一位隱者,過著潔身自好的生活,並知道長幼尊卑的禮節。後來孔子讓子路去告訴這位老人,長幼尊卑是人與人關係中的小倫都不可廢棄,難道君臣之義的大倫可以廢棄?

 

課程教材

論語講要 微子篇第十八 第七章

子路從而後,遇丈人,以杖荷蓧。子路問曰:子見夫子乎。丈人曰: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,孰為夫子。植其杖而芸。子路拱而立。止子路宿,殺雞為黍而食之,見其二子焉。明日,子路行,以告。子曰:隱者也。使子路反見之,至則行矣。子路曰:不仕無義。長幼之節,不可廢也,君臣之義,如之何其廢之。欲潔其身,而亂大倫。君子之仕也,行其義也。道之不行,已知之矣。

「子路從而後,遇丈人以杖荷蓧。」子路隨孔子行,而落於後,遇見一老人以杖荷蓧。包咸注;「丈人,老人也。蓧,竹器。」

「子路問曰:子見夫子乎。」子路問老人:「你老見到我的夫子嗎。」

「丈人曰: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,孰為夫子。植其杖而芸。」

老人答復子路,大意是:「我是農人,手足要勤勞,五穀要分植,無暇注意其他事情,不知誰是你的夫子。」老人說罷,就植其杖而耘除田裡的草。

 

包注:「丈人云,不勤勞四體,不分植五穀,誰為夫子而索之耶。」皇邢二疏皆以「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」二句為丈人責子路之語。宋翔鳳論語發微以為,包注亦以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為丈人自述不遑暇逸之意,故不能知孰為夫子,以答子路,非以責子路。俞樾群經平議也認為此二句不是責子路之語,而是丈人自言,若謂以不勤不分責子路,則不情矣。兩不字,並語詞,不勤,勤也。不分,分也。

 

「子路拱而立。」子路拱手恭敬而立。

「止子路宿,殺雞為黍而食之,見其二子焉。」老人留子路在家住宿,殺雞作黍飯招待子路,又叫他兩個兒子來見子路。

「明日,子路行,以告。子曰:隱者也。使子路反見之。至則行矣。」第二天,子路辭行,尋到了孔子,稟告遇見丈人的經過。孔子說:「他是隱士。」就叫子路返見丈人。至則丈人已外出。

「子路曰」至「已知之矣」一段。皇侃疏意,這是孔子使子路告訴丈人的一段話,丈人既不在家,子路便告訴丈人的兒子,請轉告丈人。

「不仕無義。」仕,就是替國家做事,仕則有君臣之倫。讀書人隱居不仕,便是廢棄君臣之義。

「長幼之節,不可廢也。」長幼的禮節不可廢棄。例如使二子出來與客相見,此即長幼之禮。

「君臣之義,如之何其廢之。」既知長幼的禮節不可廢,而君臣之義又怎麼可以廢棄呢。

「欲潔其身,而亂大倫。」不仕於濁世,欲自潔其身,卻亂了君臣大倫。劉氏正義說:「不仕則無君臣之義,是為亂倫。亂之為言,猶廢也。」

「君子之仕也,行其義也。道之不行,已知之矣。」君子之出仕,是為行其君臣之義,道之不行,君子早已知道了。

 

孔子使子路告訴丈人的一段話,是總結此章的要義。這一段話基於五倫的道理,說明一個讀書人不能止於潔身自好,而須藉仕以造福人群為職志。

 

課程補充

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,孰為夫子

這句話往往被誤認為是老人在罵子路,但是古代禮儀上,不會剛剛見面就責備人,這也與人情世故不合。其實老人真正的意思是:我是農夫,四肢要勤快,五穀要分植,沒有時間注意其他事情,不知道誰是你的夫子。

 

子路知道老人是一位高人,所以拱手站在路旁等待

老人也知道子路不凡,所以邀請子路到家中住宿,還殺雞做黍飯招待子路,又讓兩個孩子來見他,行長幼之禮,把子路當成非常好的客人。

 

長幼之禮既然都不可廢,難道君臣之義這樣的大倫可以廢棄?

這是事後孔子讓子路回去告訴老人的一段話,總結了本章的要義,基於五倫的道理,一個讀書人不能止於潔身自好,而須藉仕途造福人群作為職志。



    0:00
    0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