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留言
寫筆記
信息通知
昇降排序
忠孝乃士之根本第30課

課程簡介

孔子的弟子子張論士,一個在朝為官的讀書人,應該具備經緯天地的能力,還要有臨危受命的勇氣。因為國家民族的延續與長治久安,必定建立於忠孝之上,唯有兼具二種美德,才能夠克服種種考驗,綿延長存,這也是中華民族數千年來,歷經內憂外患,甚至被外族統治仍不會喪失其文化的原因。

 

課程教材

論語講要 子張篇第一 第一章

子張曰:士見危致命,見得思義,祭思敬,喪思哀,其可已矣。

此篇所記,都是孔子弟子的言論,第一、二兩章就是子張之言。

子張所說的士,依皇侃疏以及諸儒注解,都是指在朝為臣而言。子張以為,須有以下四種操行,才能算是一個士人。

「見危致命。」士人遇見國家危難時,應該致命去挽救。致命即孔子所說的授命,就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意思。如憲問篇,子路問成人,孔子答語中有:「見危授命」一語。

「見得思義。」此義也是出於孔子。如季氏篇,孔子曰:君子有九思。其中有「見得思義」一語。又如憲問篇孔子答子路的話:「見利思義。」士人遇見利益等可得時,必須思慮是否合乎道義,合則取,不合則不能取。

「祭思敬。」祭是祭祀,無論祭祖祭神,所須想到的就是誠敬。如八佾篇:「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。」祭祀是五禮之一,士人如果在祭祀時猶不能誠敬,其餘對人對事,如何能敬。所以祭祀必須思敬。

「喪思哀。」父母之喪,所須想到的就是哀戚。八佾篇孔子說:「喪,與其易也寧戚。」所以子張此說喪思哀。

「其可已矣。」作到了以上四事,可以算是士人了。



    0:00
    0:00